【康平老故事】宗教篇:归去来兮

【康平老故事】宗教篇: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1931年9月18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赞阳·舍灵这位从小皈依了佛门的人在现实中找不到任何出路,只好在老家的关帝庙中,伴随着暮鼓晨钟准备度过自己的余生。

1936年初夏的一天,赞阳·舍灵在唐僧庙学经时和他关系**的师弟席勒喇嘛当了庙上主事的,于是,他派人来到了王爷陵,想请赞阳·舍灵去唐僧庙当讲经师。遥想自己10岁时即入驻唐僧庙学经,十年后又去西藏深造,经历了寿宁寺的辉煌,又屈辱地被赶出了寺院,而今,又要回自己学佛的起点。悲乎?喜乎?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接到师弟的邀请,赞阳·舍灵并没有马上成行,他告诉来送信的喇嘛,说他了却一桩心愿后,马上就去唐僧庙。虽然不在唐僧庙很久了,但他对这座自己童年就开始入驻的寺庙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庙里的一切都很关注。这座康平地区建庙时间较早的喇嘛寺院到1936年已经出了五位活佛,自己就要回到那里生活了,无论如何也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于是,赞阳·舍灵派占巴商卜到奉天找到了一个专门打造佛教器物的作坊,为唐僧庙曾经出过的五位活佛打造了五尊精美镏金铜塔。带着胖喇嘛占巴商卜和这五尊铜塔,赞阳·舍灵来到了唐僧庙,成了唐僧庙中的一位讲经师。这一年,赞阳·舍灵已经是一位70高龄的老人,在那个平均寿命较低的年代,70岁是绝对的高寿了。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这位睿智的老僧已经大彻大悟了,这对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来说,人生的种种磨难未偿不是一件好事。就这样,赞阳·舍灵在唐僧庙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六年。1942年冬,赞阳·舍灵身染重病,自知已经走到生命尽头的他告诉占巴商卜,把娘家的侄、孙、孙女等都请到了唐僧庙。师弟席勒、徒弟占巴商卜和家族中亲人守护在他的身旁,问他园寂时往哪个方向转世?他慢慢地睁开眼睛摇摇头,表示不转世了。1942年冬月25日亥时,赞阳·舍灵头带五佛冠,身披袈裟,足穿僧鞋,颈上戴佛珠,怀捧铜质佛塔,在唐僧庙端坐而逝,终年76岁。根据他生前的安排,埋葬在今康平县莲花岗村七百垄地中。

1947年,唐僧庙和寿宁寺这两座有上百年历史的、历经民国“神祠存废”风潮保存下来的寺庙也在土改中被广大贫雇农彻底拆毁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相信通过蒙古民族从“马背民族”变成了“天国奴隶”这一历史转变中能够找到答案。资料显示,清末至民国初年,蒙古民族因信奉喇嘛教已经面临着民族灭亡的危险,一些蒙古民族的有识之士已经看到了喇嘛教的危害——科左前旗第十二代宾图王棍楚克苏隆就向清廷呈奏:

“ 取缔宗教,以祛迷信;振兴教育,以开民智;训练蒙兵,以固边圉;择地开垦,以筹生计” 。


上图是康平县土改前唐僧庙的照片,从照片可知,当时的寺庙已经变成了断壁残垣,没有喇嘛居住,经堂前面的土堆蒿草遍地,可见荒废已有时日了。从赞阳·舍灵1942年圆寂于唐僧庙推算,这座寺庙的废弃大概率发生在伪满洲国垮台后到1947年康平土改前的这段兵荒马乱的年月内。

大量资料证明,做为清代的产物——喇嘛教及伴生的寺庙经济,严重影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喇嘛们生活奢糜、淫乱,事实上已经成了残酷剥削广大农民的大地主,许多农民成了寺庙的奴隶。所以,已经变得赤贫的农民在土地改革的历史洪流中,把这两座著名的喇嘛寺庙彻底拆毁而分享其财富,已经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

作者:康平县辽金文化研究会副主席。

图片:来自网络


你若喜欢,请点个 在看

网站声明

本站(本页“#【康平老故事】宗教篇:归去来兮 - 2022-08-03 20:54:00”)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只是整理录入。如果有内容侵权或者其他纠纷,请联系我们给与更正处理。


热点搜索

康平 喇嘛 寺庙 寺院 蒙古 康平县

相关阅读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