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平老故事】宗教篇:夺地抗租

【康平老故事】宗教篇:夺地抗租

夺地抗租

包俊卿和包棒槌以什么理由夺地抗租呢?这还要从**代活佛端珠巴说起。

公元1797年,也就是清嘉庆二年,端珠巴出生在现今千佛山下的扎兰营子屯。这正是喇嘛教在东蒙古地区方兴未艾的时期,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寺庙经济和文化成了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当时的蒙古族家庭,家中有两个男孩的,一定要把最聪明的那个送去做喇嘛,所以,蒙古民族中最优秀的男孩子几乎都集中到了喇嘛寺院中。因此,聪明的端珠巴从小就成了当喇嘛的人选,在家受完启蒙教育后,十几岁的时候,被送到了离家四里左右的一个不大的喇嘛寺庙里当了喇嘛。这个寺庙就是当时位于现今千佛山上最早的寺庙——拉喜根培寺(在此基础上后来修建了慧泉寺,最后扩建成了寿宁寺,也就是阿古庙)。端珠巴成年后到西藏学习十年,获得了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西藏的师父对他说:“你由东方来到西藏,学经修道多年,如今你要回故乡修建寺庙,宣扬佛法,这是佛门弟子应尽的本分和教规”。于是,端珠巴回到家乡,正式接管了庙里的事务。看到自家的孩子当了庙里的主持,端珠巴的族人把位于寺庙附近的100多垧地全部捐给了庙里,作为香资。有了充足的款项后,端珠巴扩建了原来的寺庙并改名为“慧泉寺”。在藏传佛教寺庙,财产分为两种:寺庙所有的和寺主(或活佛)自己私人的。私产要传给下一任寺主。这是寺庙往往由寺主的甥、侄来继任的原因:财产得以保持在自家以内,就是所谓的“家庙”。由于当初包氏家族往庙里捐地的时候,并没有说明这是庙产还是寺主的私产,八九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已经没有人能在这一点上说明白了。包俊卿和包棒槌叔侄开始在这一条上做文章,坚称这是当时捐给寺主的私产。


自1914开始,包俊卿和包棒槌等以土地是当初捐给寺主的私产,现在应该分一部分为由开始抗租。

宾图王旗在1930年4月12日回复康平县政府的咨呈中曾引述包俊卿的叙述(JC10-1037 卷档案):

在昔,有本坐落同宗台吉八十四之叔父喇嘛,曾经留学西藏,得有“道伦巴”法号,回旗后因民等先人皈依三宝,崇拜心切,特为建筑佛庙于库力野吐山地方,法像庄严,遐迩观感。当有喇嘛来归者数十人,由是立戒条,演经会,暮鼓晨钟,四时弗绝,遂为瞻仰礼拜共祝幸福之地。惟以经费支绌,经由先人共捐生熟地一百垧,施予该庙,用充香火会,以及例舍修葺等各项经费,冀垂久远。即请道伦巴住持该庙,领袖群僧。当其在日,毫无异议。迨其圆寂,循例问神定向,得悉其呼毕勒罕系生达旗文姓之家,遂于光绪五年迎请该呼毕勒罕赞阳·舍灵来庙,仍袭住持之位……

这份档案,说明包俊卿等人认为这是包氏一族的家庙,也是抗租的依据。

赞阳·舍灵则对这次抗租有如下记述。1920年3月6日的一篇呈文记载(JC10-12649卷档案):

民国三年(1914),经札萨克委员清理庙产,至于九月间,该八十四、包棒槌等将前占庙产,伊等共为拟足作为租;敝寺香资熟地百十天,以及撂荒地,共壹百四十五天,暨腰仓、坐落、园栏,自民国四年秋後交租,统作租粮三十六石、柴三千捆、草三千斤。三年后每年租粮四十石,柴、草照旧。有札萨克王派爱印军并中人苏勒丰阿等,立有租契可据。及至四年(1915)交租时,抗不交付,无奈将抗租情形禀请印务处。蒙饬差追讨,仅将头一年租粮始为交齐。又至五年(1916)秋后,复事玩延,又经印务处催要,只付租粮十三石八斗,柴、草各一千五。下欠不付,讨要成隙,时出怨言。

对于此次抗租,赞阳·舍灵的后人,法库县政协原副主席温丽和在他写的回忆中则说:

“ 民国五年,老桑赞扎布(指端珠巴)娘家的后人到庙上索要包家为前桑赞扎布施舍给庙上的产业,说这是大家的应要回一部分,有土地、房子、梨树园等。经过多次协商没有结果。后来包家又请了一些人来到庙上商量,桑赞扎布(赞阳 · 舍灵)觉得这是前世留下的产业,包家目前家境衰落了,给他们拿回一部分,也未常不可。他和徒弟胖喇嘛商量,胖喇嘛认为这庙产将来是他的,不让师傅答应。由于胖喇嘛百般阻挠,虽经到康平县打过官司,前后经过几年之久,也没得到很好的解决”。

温老先生的记述与档案在时间上略有差异,从档案记载看,这场旷日持久的纠纷从民国三年就开始了。

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再看这场纠纷,寿宁寺在“不差钱”的情况下,如果退一步把土地让出一部分给端珠巴的后人,估计此事就“和谐”了,也不会产生后续的那么多波折。抛开宗教因素再看这件事,哪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有斗争,社会分配的极端不公,必然要导致广大人民群众起来造剥削者的反。连吃斋念佛以普渡众生为己任的出家人都开始与民争利,借势欺压人民,民国初年匪患不绝,盗匪遍地就可以理解了。

据沙金台乡西扎哈气村包瑞云老人讲,当时包棒槌和小老头就住在阿古庙的西仓。包瑞云老人系端珠巴的后人,就出生在千佛山下的小官村。档案中对此也有明确的记载,记述包棒槌等人就居住在阿古庙的西仓。小老头不知为何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也一定是包氏家族的一位成员,否则不会居住在阿古庙。包瑞云老人说,包棒槌的两个儿子由于生活所迫,全都当了胡子,绰号“大龙、二龙”。民国三年到六年,四年的时间官司也没打出头,包俊卿和包棒槌终于铤而走险,找到“大龙、二龙”,对寿宁寺进行了一场疯狂的报复。

作者:孙会久,康平县辽金文化研究会副主席。

图片:来自网络

你若喜欢,请点个 在看

网站声明

本站(本页“#【康平老故事】宗教篇:夺地抗租 - 2022-07-14 08:16:46”)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只是整理录入。如果有内容侵权或者其他纠纷,请联系我们给与更正处理。


热点搜索

喇嘛 寺庙 住持 康平 寺主

相关阅读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