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八)作者:陈雅琴

【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八)作者:陈雅琴

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官员涉毒犯法

文县长涉毒案

2169卷档案文件:



1、辽宁省民政厅为报前康平县县长文子铎被控营私舞弊任用私人一案情形并送切结抄结清册原单据等事给辽宁省政府的呈,发文时间1930年11月。 2、辽宁省民政厅为前康平县县长文子铎声复任内康平县民尹桐軒等指控贪污烟赌罚款等情形请鉴核施行事给康平县政府的指令(附前康平县县长文子铎的呈),发文时间1931年8月3日。 3、辽宁省民政厅为前任康平县县长文子铎声复任内康平县民尹桐轩等指控贪污烟赌罚款等情形均属不实请准免议并送辽宁省民政厅原呈请转咨前任康平县县长文子铎知照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附辽宁省民政厅的呈),发文时间1931年9月16日。

4、辽宁省民政厅为前任康平县县长文子铎声复任内康平县民尹桐轩等指控贪污枉法溺职殃民案内贪污烟赌罚款等情形均属不实遵令转饬前任康平县县长文子铎声复任内被控各情形请鉴核施行事给辽宁省政府的呈,发文时间1931年9月。 5、康平县政府为前任康平县县长文子铎声复任内被康平县民尹桐轩等指控贪污烟赌罚款等情形均属不实应准免议请查照事给前任康平县县长文子铎的咨,发文时间1931年10月5日。


这一起案件的涉案人是县长文子铎,他在任时间是1929年4月至1931年1月。从1930年11月起,文县长先被匿名控告,后被尹桐轩实名控告,说他有贪污烟赌罚款、任用私人等渎职行为。先经康平县政府、县公安局多次调查上报,后经辽宁省民政厅多次核查审理,最后结案:所控各种“均属不实”。

文子铎案件历时近一年方告完结,在康平造成极大的轰动,几乎尽人皆知,成为县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大案中有贪污烟赌罚款情节,可是,既然“均属不实”,我也不必在本文详说了。

可不说吧,心里又觉别扭,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和别人说起这个案子,人家干脆回我一句:他不贪污才怪!可本着“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定规则,证据何在?我回不去当时,别人也回不去,这就叫“死无对证”吧。

此时,恰有微风袭来,我心里拂过一丝怪异的滋味,叹息一声:罢了!贪也好,不贪也罢,都随风去吧!

“省派大员”行骗记

1491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张家岗子等九村公民代表王子香为王雨亭主使勘丈委员王恩波盗卖烟捐侵蚀国款并送各村被索小费及王雨亭等赔给魏香亭等款项数目清单请彻查究办事的禀及康平县公署的指令(附保条;被索小费及赔款清单),发文时间1928年11月3日。 2、康平县公署为勘丈烟地委员王恩波王雨亭盗卖烟捐侵蚀国款案抄各村被索小费及王雨亭等赔给魏香亭等款项数目清单请按照呈控各节逐一详细查明取具结证呈报事给康平县第二区区长范传玉的训令,发文时间1928年11月17日。

民国时候,有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居然冒充禁烟官员到处行骗。

上面这组档案,就热热闹闹地演绎了一起冒充“省派大员”勘丈烟地的欺诈案件,受愚村民达9村之多。

原来,假冒禁烟,是有利可图的。

话说1928年春风行地,人们在大好春光中播种希冀。

那年春种,康平县执行的是张作霖“寓禁于征”的政令,种植烟苗,限定亩数,多种少种都要被罚。

农历五月间,二区有9个村,突然来了勘丈烟地亩数的“省派大员”。

村民们一看来了大“官”,穿着制服,很有些威风,陡然生了几分敬畏之意。大员们看起来还蛮亲切的,他们不带县官,不带区官,风尘仆仆地直接住到村民家里。

这两个人自带几分滑稽,像是从评书里走出来的人物,或者评书里的人物,也未必长得这么富有漫画气息:一个是胖乎乎傻乎乎“忠厚憨愚”的王恩波,一个是又瘦又狡诈“贪婪刁奸”的王雨亭。

王雨亭是主使,王恩波听从他的安排。王雨亭让王恩波在村民家里老老实实坐着,不要出门,不要回答问题,甚至不许与烟户接谈,活像是一场大剧里没有气息的道具,纯粹一个“摆设”。

诸位可能会问,农历五月才来丈量烟地,春播都完成一个多月了,不晚吗?不是应该在播种之际丈量吗?

的确,这事放在别处就晚了,别处烟籽下到地里就开始丈量亩数,随即造册上报,计算应缴多少费用。

而二区不一样,这里的耕地很特殊,大多除了沙地,就是盐碱地。沙地刚种出烟苗后,经常是一场沙尘暴就把可怜的幼苗连根刮起,吹出好几里地远;盐碱地更惨,烟籽下地后,有些很快就丧失了生命,根本不能得见全苗。因而,二区的烟苗勘丈造册是特殊的,要等苗长大了,经过二区区长范传玉的批准监督,区干部程委员的允准,才能丈量烟地的确实亩数,然后行册上报。

这王雨亭、王恩波根本就不是什么“省派大员”,他们是看准了这个时间空档,冒名诈骗来的,多可恶的家伙!

王雨亭之所以连话都不让王恩波说,那是因为心虚,说白了,王恩波就是个“二傻子”,什么事也整不明白,只会把事办砸,你说王雨亭敢让他随便说话办事吗?自己本来就是赝品,说漏了咋整?!

安顿好王恩波,王雨亭充作跑腿办事的小官,内串外联,上窜下跳。遇到厉害的烟户,他就逢迎说好话,遇到懦弱的,就连威胁带恐吓。

最终,他们勒索了9个村子,取费奉小洋13140元。另外王雨亭吸大烟,每村都供给他三两、五两不等。勘丈“大员”根本没组织测量烟地,只在村民家住了一两天,怎么费了这许多烟土?有些机灵的村民,暗中观察王雨亭,发现他只吸了头一边,随即就把大烟藏起来,留着自己以后再吸。

来到二区的当天,王雨亭召集村长开会,通令烟农自己报种植亩数,说是行册上报。村民自己报多少是多少,他们也不核实丈量。另外要是交奉大洋100元,可以少种一亩烟地。

以前从来没实行过这样的政策,村民都觉得新鲜,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聪明点的村民说,先看看别人家怎么办再说。于是,你看我,我看你,村民都在观望。

王雨亭看出村民的犹豫,他可耽搁不起,就鼓动巧舌,大声辩解说:“我使去地之洋,纯是国款,尔民并不吃亏。”他说他收取去除烟地的款项,纯粹是为国家收钱。再说,你们交了钱,再种什么自己说了算,也不用另外交税,也不吃亏呀!

王雨亭善于察言观色,他觉得当下最紧要的是先说服几个有钱人,只要他们先交了,借着他们的影响力,其他人也就都跟风交了。于是,他极力劝说有钱人交钱“去地”。于是,一些有钱人被他说动心了,觉得划算,就带头花钱“去地”,村民也就随之纷纷交了钱。

“去地”收款,王雨亭骗得奉大洋2万元上下。至于去地多少,亦不是秘密,9村本来应该上报地册亩数约70天,查一查各村后报的亩数少了多少,就水落石出了。

这事过去后,村民越想越不对,就商量到别处打听一下。魏香亭、王兴国、任广惠、秦永成等人都打听出了结果,得到的消息令人震惊:9村村民全体被骗了,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省派勘丈大员!

消息传开,村屯炸锅了,村民选出代表集体到县公署控告。期间,又发生一件怪事,村民去县公署递交呈时,没等递上去,就被人阻拦下来,说王雨亭二人害怕了,托人送来3000元钱赔给村民。村民收了,还写了收条。

3000元,和被勒索走的3万多元相比,相差实在太远,村民怎肯善罢甘休?

于是,张家岗子等被骗9村又选出公民代表王子香等人到县公署继续上告。王子香时年53岁,孙家窝堡人,在村民中威望较高。

县知事李成善看到呈报,十分气愤,给二区区长范传玉下达训令:如果这事属实,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可恨了,“勒索盗卖烟捐,侵蚀烟款,实数胆大妄为,有干法律”,尤其可恨的是,他们本来不是奉命丈量烟地的官员,竟然擅自冒充省派大员,勒索巨款,简直无法无天。“亟令仰该区长按照呈报各节,逐一详细查明,取具结证”,然后,“秉公澈查具报”。

故事到此戛然而止,我把档案的边边角角都翻检了一遍,最后失望地不得不承认:再无下文了!

可能是写得有些入神,那一刻我真想穿越,或者把档案掏个孔,顺着那个孔望过去,我是不是就能瞭望民国,看到后来发生的一切种种?

诸位一定笑我执拗,何必非要探个究竟?知道结局何益,不知道又何伤?追不回,多少人事,都化成历史埃尘,是非功过,都融入一个词:过往!

本县官员涉毒案例简拾

373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公安局为公安第三区分局长王世乾吸食鸦片操守难信应即撤差遗缺以贾绍恩接充请遵照将枪弹服装物品等项交代清楚造册具报并将到差日期先行具报事给康平县公安第三区分局贾绍恩王世乾的训令,发文时间1930年6月16日。 2、康平县公安局为公安第六区分局局员蔡澜亭吸食鸦片着撤差遗缺以公安**区分局二分所所长徐向阳调升请督饬蔡澜亭与徐向阳交接清楚并将到差日期具报等情事给康平县公安第六区分局的训令(附徐向阳王明远委任令),发文时间1930年8月19日。

这两个文件一目了然,无需过多笔墨解释,是县公安局为两个区的分局长吸食大烟被撤职,另派新人就任发布的训令。可见,当年吸食鸦片的公职人员,是要被罢黜公职的。

736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第八区拉马张窝堡村村长徐凤鸣为诉明前控初级小学校校长马腾逸浮摊校款吸食鸦片一案原委请准免究徐凤鸣之责事的呈及康平县教育局的批,发文时间1931年8月5日。 2、康平县教育局为康平县第八区拉马张窝堡村村长徐凤鸣诉明前控初级小学校校长马腾逸浮摊校款吸食鸦片一案原委请准免究徐凤鸣之责事给康平县第八区拉马张窝堡村村长徐凤鸣的指令,发文时间1931年8月15日。

这组档案内容是,八区拉马张窝堡村无赖徐名传为了赶走初级小学校长马腾逸,趁村长徐凤鸣有病之机,私盖村公所印章,诬陷马校长贪污校款吸食鸦片。徐村长病好后发现此事,连忙递呈给县教育局,说明此事他不知晓,是徐名传的个人诬陷行为。教育局经调查,发布指令说明此事与徐凤鸣无关,免除他的责任。

诬陷一下,被猜穿了,没得到什么好处,反而弄了自己一身脏,无赖就是无赖,做不出啥好事。

上面提到吸食鸦片者要被免除公职,所以衍生出乡村无赖想赶走校长,用的阴招竟是捏造诬告他吸食鸦片。

有冒充官员行骗的,有诬陷官员吸毒的,再加上文县长涉毒案的“均属不实”……权利粘上“烟毒”二字,似乎就蒙上了邪恶的古怪味道。

其他省市县官员涉毒案例

1124卷档案文件:


1、奉天省长公署为安东县禁烟所巡差郎文德殴捆民人张秩唐一案内郎文德涉及刑事潜逃请遵照一体严缉务获解究事给康平县公署的训令,发文时间1928年3月19日。 2、奉天洮昌道尹公署为安东县禁烟所巡差郎文德殴捆民人张秩唐一案内郎文德涉及刑事潜逃请遵照一体严缉务获解究事给康平县公署的训令,发文时间1928年3月24日。

1213卷卷档案文件:


1、奉天省长公署为柳河县禁烟局职员吕子谦韓金奎办理禁烟事宜从中舞弊现已不知去向无从传究请一体严缉务获解究事给康平县公署的训令,发文时间1928年3月29日。 2、奉天洮昌道尹公署为柳河县禁烟局职员吕子谦韓金奎办理禁烟事宜从中舞弊现已不知去向无从传究请一体严缉务获解究事给康平县公署的训令,发文时间1928年4月7日。

2764卷档案文件:


1、辽宁省政府为抄发湖北省政府称前湖北禁烟处处长葉波澄等私吞国税侵蚀附捐诈欺取财等罪大恶极请通令协缉归案之原呈请遵照转知所属协缉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附兼代湖北省政府主席方本仁的呈),发文时间1929年8月3日。 2、康平县政府为抄发湖北省政府称前湖北禁烟处处长葉波澄私吞国税侵蚀附捐诈欺取财等罪大恶极请通令协缉归案之原呈请遵照转知所属协缉事给康平县公安局的训令,发文时间1929年8月25日。 ……

一览无余,都是民国时期康平以外官员涉毒犯罪的通缉令,档案证明,民国政府在不断打击官员涉毒犯罪。

公职人员的禁毒奖罚

1190卷档案文件:


康平县公署为倘嗣后查有各该局长及服务人员等尚未戒绝吸食鸦片者应即撤惩不贷请知照事给康平县电话局的训令,发文时间 1929年3月14日。

档案证明,张学良时代,规定严惩公职人员涉毒行为,康平县发训令贯彻执行。

2697卷档案文件:


1、辽宁省政府为抄发公务员禁烟考成条例请转饬所属一体遵照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附公务员禁烟考成条例),发文时间1929年10月8日。 2辽宁省政府为送修改公务员禁烟考成条例请转饬所属一体遵照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附修改公务员禁烟考成条例),发文时间1929年10月24日。 3、康平县政府为发修改公务员禁烟考成条例请转饬所属一体遵照事给康平县公安局的训令,发文时间1929年11月30日。

康平县政府发这三则训令,目的只有一个,贯彻执行《公务员禁毒考成条例》。

民国时期一直在下达严厉打击公务员涉毒犯法的训令,比如民国政府公布的《公务员禁毒考成条例》,共17条,规定的条款相当详细完备。

条例对公务员个人禁毒成绩进行奖惩。奖励分四种:升用、进级、记功和嘉奖;惩罚分五种:褫职、降级、停职、记过、申诫。

对单位禁毒工作进行考察。如对“禁种罂粟实系根株净尽,全境肃清者”给予奖励等;对“禁种罂粟不力,致境内仍有烟苗者”给予惩罚等。

同时规定,考核奖惩每四个月举行一次。

康平县政府训令执行。

2211卷档案文件:


康平县政府为严加查拿烟赌倘仍玩懈或任便私纵一经查觉或被人民告发者即以溺职论并以获烟赌之多寡核定功过分别赏罚请遵照分饬各分局认真办理事给康平县公安局等的训令,发文时间 1931年4月7日。

2430卷档案文件:


辽宁省民政厅为举行禁烟成绩考核对于禁烟机关人员切实举行考核请遵照办理并将考核情形随时具报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发文时间 1931年5月7日。

2697卷档案文件:


辽宁省民政厅为禁烟委员会举行考核民国二十年一月至四月 4个月禁烟成绩请对于禁烟机关人员切实举行考核具报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发文时间1931年6月23日。

这几个文件是康平县政府下发、接收的训令,内容都是对公职人员禁烟成绩进行奖惩的,证明康平县一直在规范公职人员的禁烟奖惩。

1929年7月,东北推行国民政府颁布的《禁烟法》。其中,第11条规定:

“ 吸食鸦片施打吗啡或使用鸦片之代用品者 , 处 一 年以下有期徒刑 , 得并科1000元以下词金 , 有者并限期令其禁绝。 ”第15条规定 : “ 公务员犯本法第6条至第13条之罪 , 依本条加倍处刑。 ”第20条规定 : “ 公务员有吸用鸦片及其代用品之 嫌疑 者 , 应依照《公务员调验规则》调验之。 ”

从这些零星散记的条款中,可以看到对公职人员的涉毒行为,奖惩是很严格的。

尽管规定严苛,惩罚严厉,可是民国时期的公职人员涉毒犯罪还是屡见不鲜,引起国民的广泛不满。就连当时的土匪们都愤愤不平:官老爷们可以毫不费事地贩卖毒品,咱们得把命提在手里去冒险!

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

档案所见,只是冰山一角。民国期间,军阀混战,政府软弱,官员涉毒犯罪根本不是秘密,也是民国时期毒品长期泛滥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一本书中的一个历史细节总让我念念难忘:孙中山的广东政府未平定桂系军阀刘震寰和滇系军阀杨希闵时,他们十分专横。财政部长廖仲恺受尽他们的窝囊气,一次次跑到刘、杨烟雾弥漫的烟榻前,为的是向他们收款。刘、杨气焰嚣张跋扈到一定地步:只有孙中山来了,他们才从烟榻上翻下身来出门迎接;廖仲恺去了,他们只坐起来;而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到了呢,他们则只管横陈榻上,继续吞烟吐雾。

从这一个细节,可以窥见民国时期的社会乱象,上层军阀如此公然明目张胆地吸毒,政府无力管理,烟毒如何能禁?

反观当今社会,官员吸毒早不是新闻。据多地禁毒部门表示,少数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沦为“瘾君子”,影响恶劣。简单梳理几个大案:杨红卫是首个被发现吸毒的厅官,于2011年被查处;2015年江西一科员陈雪松邀“毒友”在酒店吸毒被判3年徒刑;2017年临湘市原市长龚卫国吸毒被抓时一丝不挂;2018年吸毒的锦州市凌河区委原书记邓为民被查出贪腐数千万元财产……当然,这些没底线的官员最终全都栽了。

看过一部很过瘾的电视剧《破冰行动》,香港毒枭刘浩宇利用广东省东山市长和市公安局副局长为保护伞,在东山市塔寨村建立冰毒地下生产基地,秘密将冰毒跨境输入到澳大利亚牟取暴利。剧情险象环生,以李飞为代表的缉毒警冲破层层迷局,终于撕开了毒贩和保护伞织起的巨大地下毒网,揭开了贩毒真相,将跨境制贩毒团伙一网打尽。

这部剧提醒我们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官员的庇护,制贩毒大佬们能泛起多大的波澜?能走多远?

答案很可能是:寸步难行!

官员一旦以毒为媒,什么规矩、制度都会丢到九霄云外,往往还伴随着其他各种违法行为,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屡见不鲜,而最终成为制贩毒保护伞的高官,其社会危害更大。

官员本该代表社会正能量,为人民表率,可一旦成为“毒官”,必坏事做尽,终会酿出大事。因而,官员涉毒犯法,危害巨大,罪不容赦。

“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最令人难以容忍的滋味,莫过于我们对官员涉毒犯罪的痛恨,穿着禁毒的外衣,却大行吸毒贩毒的勾当。是的,官员涉毒犯法,让人百味杂陈,心意难平。

选自康平文史资料总第二十三辑《追寻历史的足迹——民国档案中的康平》;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陈雅琴,辽宁省传记学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专著《烽火三年》,任《中国共产党康平县历史(**卷)》执行主编、《艰苦卓绝 奋斗不息(李涛同志革命工作生涯)》《康平地名概览》执行副主编。

你若喜欢,请点个在看

网站声明

本站(本页“#【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八)作者:陈雅琴 - 2022-05-15 21:22:29”)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只是整理录入。如果有内容侵权或者其他纠纷,请联系我们给与更正处理。


热点搜索

陈雅琴 档案 康平 辽宁省民政厅 训令

相关阅读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