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六)作者:陈雅琴

【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六)作者:陈雅琴

理还乱:烟赌共生几时了

破碎的晨光

412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公安第五区分局为送赌犯李树范杨荣五王振铎等暨赌具烟具草供等件请讯办事的呈及康平县公安局的指令(附王振铎周文德杨荣五等的草供7纸),发文时间1930年4月19日。 2、康平县公安局为送赌犯李树范杨荣五王振铎等暨赌具烟具草供等件请收讯事给康平县政府的呈,发文时间1930年4月19日。


四月,淡淡地来了,又淡淡地走着。说不清为什么,1930年4月18日这天,李秀云的心里始终有一种泡沫感。

干净的天空、嫩黄的柳树、和煦的阳光,还有骀荡的春风,一切,都都无比真实,可他却觉得一切都像泡沫一样虚幻易碎。

看一眼天,白云虚得几乎看不见,天空瓦蓝一片。“鬼天气,啥都让人烦!”他骂了一句,转身进屋。

其实,那天很美。

屋里,喧哗声正浓,还有骰子滚动的轻响。平素,这些声音让他醉心。他迷恋这样的场面,因为这预示着:来钱了!

他迷恋赌博,可是在自己家的赌场,他只在缺人手时,临时凑个座。比之赌博,他更迷恋钱,比之钱,他更迷恋吸大烟。他喜欢那种雾蒙蒙的玄幻感觉,为此,他宁愿倾尽家财,只为那一刻的晕眩。

他今年四十有余,正值血气方刚的壮年,却多少带点鸦片摧残的身心迹象:消瘦、萎靡,衣冠不整,华丽的丝绸衣服上有好几处脏点,这在以前是不被允许的。以前,他风流倜傥,酷爱干净。

他家境优裕,读过十多年书。此刻,圆形眼镜片后面那双狡黠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阴郁之色,他有点坐立不安。看看大家玩性正浓,他索性取来烟枪,开了烟灯,吸起大烟来。

屋里有两桌人,正在赌筹码(计数和进行计算的用具,旧时常用于赌博)。他眼睛盯着这些人看着,都是些混混、无赖,无所事事的二流子,他投去一丝不屑的眼神。输赢是他们的事情,反正无论谁输谁赢,他李秀云都照常抽红。这些人打累了,中间休息的时候,也不离开他家,插科打诨的凑趣场面很是热闹。他们也有吸大烟的,他卖大烟,开灯供他们吸食,瘾君子们趁赌博间歇之机过大烟瘾的也不在少数。

每每那一刻,满屋子弥漫的都是轻逸的黄烟,场景带着堕落的腐臭之气。

现在正值严打时节,大城市拒毒运动风起云涌,上个月沈阳城里还在小河沿开大会烧了不少鸦片,康平县也传来进一步严禁的训令,他家怎么还敢设赌供毒?

李秀云家住五区三道沟屯,距区政府东南8里。他家有一大排青砖房,并联四大院套;每个大院套内都有五六间正房,两侧厢房十多间,还有后院房;马棚、牛棚、羊圈之类有之,碾房、豆腐坊、粉坊、油坊之类亦有之。大院四角有一丈多高的炮楼,护院打手都配长枪,弹药充足;还雇家丁、长工,常年忙碌。

为了确保烟赌生意万无一失,他又另雇了两名更夫,也配长枪,轮流在炮楼的最高层登高瞭望。白天不等巡查人员靠近,更夫的信号早过来了,赌徒烟鬼们接到消息,逃的逃,躲的躲。夤夜更深时分,借口防贼,更夫公开鸣枪报信,来不及时,公然开枪袭击警察,美其名曰:防贼防匪。

李秀云的黑恶存在,是公安五分区分局长陈乃恩的一块心病。

管辖地面上有如此恶霸,陈局长早心知肚明。他也深知李秀云家的势力,上面有保护伞,他和县政府、县公安局的某些头头有盘根错节的亲密关系;更知道李秀云的狡猾、狠辣。他明白,若贸然行事,很可能徒劳无功,还可能酿成重大伤亡事件,惹来说不清的是非祸端。

他一直在等,等一个恰当的时机。

陈局长个头不高,瘦弱精干,黑黑的睫毛,眼睛明亮灵活。据说有这样眼神的人,脑子也清亮,什么事情都拎得清。

今天他派出的眼线,回来报告说李秀云家又在聚赌了,很可能还会吸大烟,因为赌徒中有几个烟鬼。

陈局长看看一望无云的苍穹,好干净的天空,什么都一览无余,刚刚泛绿的柳条在微风中摇曳着一种讯息:春天来了!

最美人间四月天,他眼里的春光,可没有泡沫般的破碎感。多好的时节,该有所行动了。他召集全体警察开会,谋划今晚的行动计划。

公安分局一直没动静,给了李秀云和烟赌徒们一种错觉,以为他们得逞了,凭他李秀云地方一霸的名号,警察敢冒险来他李家大院查拿吗?即便进来查,只要不是当场人赃俱获,按照他的吩咐藏起来的烟赌具,警察很难查找出来。

罪状落不实,凭他李秀云的能量,玩死他个小小的分局长!李秀云想到这,猛吸了一口大烟,扯扯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又进入到了大烟袭来的眩晕中。

陈局长早明白李秀云的心思,可是这样的隐患不除,如何护卫一方,护佑百姓?岂不枉为一方治安长官?为了防止打不着狐狸还惹一身骚的情况发生,他一直在暗中安插眼线,派便衣警察暗访,发动附近村民举报。今天,一个暗线终于送来了确切的情报:晚上李家有赌局,千真万确!

机会终于来了!

晚上11点,陈局长带领10名警察,秘密前往三道沟屯。到达后,他命令队伍分散潜藏到附近人家。

清晨时分,天边露出鱼肚白,太阳还没起床,星子眨巴着冷清的眸子,闪着淡淡的清光。

李家的赌局要收场了,人吵吵嚷嚷地,开始算输赢钱。更夫紧张了一宿,也放松了警惕。

警察们和衣而卧,机警地警惕着李秀云家的动静,几乎都一夜未眠。放哨的通报,李家大院的烟赌徒们有的开始回家了,可能散局了。机不可失,在清凉的风中,陈局长命令警察躲开更夫的视线,悄然来到李家大墙外设卡堵截。

只一两分钟后,高大气派的大铁门哗啦一声响了,走出来一个人。一个警察瞅准机会,斜刺里冲到那人面前,制服他,并防止他发出声音,把他拖到隐蔽处。

警察亮明身份,警告出来人如实说明情况,否则以包庇罪论处。来人乖乖说里面确实有赌局。于是,陈局长带队闯进大院,命人把好门窗,随即破门而入,拿获了正在收局算账的赌徒们。

李秀云在散局前回到自己卧室,此刻听到动静,从后门潜逃,顺着后院墙的一个隐蔽缺口溜出了大院。遗落在他身后的,是他残缺的家庭、往日的残暴,还有破碎的晨光。

当场拿获赌徒7人,赌具有:宝盒一个,大小筹码121根,布袋一条。赌资有:现大洋一元,奉大洋50元,赌单2张。同时还获得了几种烟具:精美讲究的烟灯、烟枪、烟斗、烟钎等。

陈局长命人把人赃一起带回警局,唯一遗憾的是首犯李秀云潜逃,大家很后悔没在后门和四面大墙外一一布警设卡。

初春的清晨,朝霞漫天,大家走在路上,心情很是愉悦,毕竟,终于出了重拳,对着困扰了区域内很久的一个大恶霸。即使李秀云逃跑了,他往日的风光和霸道,也都将随他流浪远方。家乡,等待他的只有密而不漏的恢恢法网。

经审问,各烟赌犯均供认不讳。于是,分局写成详细呈请,上报县公安局。陈局长同时督饬警察四处侦缉逃饭李秀云。

自此,案情告一段落。

现在,请出被抓获的各路“大仙”出场,一一亮相,作个自我介绍吧。

王振铎:

我今年48岁,是五区太平庄农民,平时赌博、吸大烟。我和李秀云是赌友,一起到处耍。一次,我俩结伙去内蒙古叩北营子玩耍,输了很多钱。临散局时,李秀云对我说:我回家也放赌局,你带人去我那玩吧。我痛快答应了。4月12日,我和刘治福来到李秀云家,13日开赌,连日赌玩七天了。我把身上的40多元输个精光,另外还记了3000多元大洋的欠账。没想到,今天(19日)天快亮散局时,被警察当场拿获。

周文德:

我今年40岁,是乌汗草老蒙古族农民。4月17日,去李秀云家赌耍,也吸大烟。玩了二宿,输了十几张奉票。

杨荣五:

我今年44岁,是三区二牛所口人。此前做买卖,近三四年在家赋闲。因家产、土地、房屋等比较多,所以不差钱,常在外面赌耍、吸大烟。我4月17日晚去耍钱、抽大烟。近日耍得身上没钱了,局东李秀云就用单记账。我准备今天耍完,去我哥那借钱还账。

刘治福:

我今年39岁,耍号福好,七区刘家窝堡农民。此前,我和李秀云、王振铎等都在叩北营子赌耍、吸大烟。后来李秀云输了很多钱,就自己开赌场,他要我们大家都去他家耍钱。我13日开赌,和王振铎一共输现洋46元。

李树范:

我今年35岁,是五区三家子农民。因为早年患病,不能做农活,所以时常赌耍,也吸大烟。4月18日我一宿输了35张奉票。鸡叫以后散局算账时,附近的人已经回家了,剩下我们远道的还在屋里,准备再玩,不料被警察拿获。

迟万富:

我今年64岁,五区三家子人。先前我是农民,后因半身不遂又孤身一人,手里没钱,寄居在外甥李树范家。18日因外甥媳妇有病,我去李秀云家找外甥李树范。因腿脚不便,没能及时回家,第二天早上也被警察抓了。

周文祥:

我今年38岁,耍号交人好,是白音花蒙古族农民。17日,我会同家兄周文德一同耍玩了2天,带去的3元现洋输净了。18日晚上又赌耍一夜,我和家兄赢了100多元。我没拿到钱,在账上记着呢。

理还乱

张学良时代的康平县,对烟赌一并严禁。烟毒是双生怪胎,经常同生同现。档案中这种双生的案件,还有不少。

259卷档案文件:

康平县公安第二区分局为送康平县公安第二区何家窝堡张鸿喜控比邻张景山开设烟馆广招无赖在家吸烟通宵达旦一案烟犯张景山一名请收讯事的呈及康平县政府的指令,发文时间1929年5月30日。

356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公安局第五区分局为送拿获烟犯刘禄陈占元2名并烟具烟泡草供等件请收讯事的呈及康平县公安局的指令(附刘禄的供词;陈占元的供词),发文时间1930年3月4日。 2、康平县公安局为送康平县公安局第五区分局拿获烟犯刘禄陈占元2名并烟具草供等件请收讯事给康平县政府的呈,发文时间1930年3月6日。

909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民为控第二区邵家窝堡村村正郑凤鸣设立赌局吸食鸦片打吗啡针请拘传严惩事给康平县政府的呈,发文时间1930年6月13日。 2、康平县公安局为报查明第二区邵家窝堡村村正郑凤鸣并无设立赌局其妻亦无吸食鸦片打吗啡针各情形并送切结请鉴核事的呈及康平县清乡局的指令(附切结),发文时间1930年10月17日。 ……

这些烟赌共生的案件,说明民国时期的赌场中,卖毒、吸毒也幽灵一样如影随形,一同成为当时社会的两大毒瘤、顽疾,难以理顺根除。

1791卷档案文件:


1、辽宁省民政厅为在青纱幛未起以前仿照民国十九年剿匪成案组织搜查队严行搜查遇有通济窝匪各犯及烟赌吗啡游民痞棍各犯一律拿办事竣取具村长副等肃清切结并随时查验民枪以清匪源请遵照办理具报事给康平县政府的训令,发文时间1931年6月5日。 2、康平县政府为在青纱幛未起以前仿照民国十九年剿匪成案组织搜查队严行搜查遇有通济窝匪各犯及烟赌吗啡游民痞棍各犯一律拿办事竣取具村长副等肃清切结并随时查验民枪请遵照组织并将遵办情形具报事给康平县公安局的训令,发文时间1931年6月11日。

2684卷档案文件:

康平县政府行政会议议决康平县公安局提出关于禁止烟赌案事,发文时间1929年11月8日 2697卷档案文件: 康平县政府为嗣后不准赌博吸食鸦片倘有不遵者由村正副百家长及公民随时举发或密投纳言箱倘有知情不报意存包庇者一经察觉定予严惩请一体遵照事的布告,发文时间1929年12月26日。

337卷档案文件:

1、康平县政府为严加查拿烟赌倘敢玩懈或任使私聚一经查觉或被告发即以溺职罪论处请遵照并分饬各分局认真办理事给康平县公安局的训令,发文时间1931年4月9日。 2、康平县公安局为严加查拿烟赌倘敢玩懈或任使私聚一经查觉或被告发即以溺职罪论处请遵照办理事的训令,发文时间1931年4月10日。 ……

这些决议、布告、训令,都是辽宁省或康平县关于严厉打击烟赌犯罪的。

其中县长文子铎、张维周亲发布告、训令,阐明烟赌的巨大社会危害,下达了严厉制止烟赌的功过赏罚规则:查烟赌是盗贼之源,小则费时失业,大则倾家荡产,须遵令查拿烟赌,解除愚民的痛苦。

县政府布告中,文县长申明重奖烟毒举报人或投发检举信到纳言箱的人。这就打通了民众监督体系,那时候的很多烟赌案件多是民间揭发拿获的。

县政府训令中,张县长严厉指责各公安分局1931年入春后,警务废弛,严令迅速奉命严加查拿烟赌犯罪。倘若有人敢任烟赌分子私聚而不作为,一经查出或被告发即以溺职罪严惩。规定以拿获烟赌犯的多寡核定功过,进行赏罚。

县公安局训令中,公安局长令各分局长肩起职责,切勿掉以轻心,切实督促属下认真缉拿。

俗话说:“赌博穷三代,毒品祸全家”,可见烟赌危害之大。张学良时代康平县的各级政府机关,构筑了一个上下一体的烟赌堵截网络。

要问民国时代堵截的效果如何?烟赌共生几时能了?

回答是:“理还乱”,此恨绵绵无绝期。

选自康平文史资料总第二十三辑《追寻历史的足迹——民国档案中的康平》

作者简介

陈雅琴,辽宁省传记学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专著《烽火三年》,任《中国共产党康平县历史(**卷)》执行主编、《艰苦卓绝 奋斗不息(李涛同志革命工作生涯)》《康平地名概览》执行副主编。

你若喜欢,请点个在看

网站声明

本站(本页“#【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六)作者:陈雅琴 - 2022-05-06 20:15:29”)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只是整理录入。如果有内容侵权或者其他纠纷,请联系我们给与更正处理。


热点搜索

陈雅琴 档案 李秀云 大烟 更夫

相关阅读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