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一)作者:陈雅琴

【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一)作者:陈雅琴

引言:大背景解析碎片档案

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健儿荣获奖牌总数第二,尤其是喜获38枚金牌,中国**次在境外奥运大赛上,如此接近榜一,仅以一枚之差落后美国,令国人一片沸腾。

奥运会是国力的抗衡,是运动员体能的角逐,这些优秀的华夏儿女代表我们强大的民族,以健美的身姿、骄人的战绩,傲立于世界中央。

敢问胸怀热血的诸位,可曾想起几十年前的中国人,还被称为“东亚病夫”?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中国申报了近30个参赛项目,派出了69人的代表团,最终全部惨遭淘汰。中国代表团回国途经新加坡时,当地报刊发表了一幅讽刺漫画:在奥运五环旗下,一群蓄着长辫、长袍马褂、形容枯瘦的中国人,用担架扛着一个大鸭蛋,题为“东亚病夫”。

从此,“东亚病夫”成了一个代称,是外国人尤其是日本鬼子对中国人的蔑称。这是中国人的耻辱,是中华民族的耻辱,而造成这种耻辱的罪魁祸首就是毒品。

今逢盛世,又适逢东京奥运,想起日本鬼子“以毒养战”,把毒品倾销到中国,用获取的巨额利润购置枪炮,残杀中国人民;进而想起历史上著名的两次鸦片战争,近代中国的国门是列强用鸦片和坚船利炮敲开的,不由得感慨万千。

尽管世界各国不断掀起禁毒浪潮,时至今日,花样翻新的毒品问题,依旧是危害社会安全的重大隐患,怎不让人心生警觉?

低头想想自己手头的工作:梳理解析辽宁省档案馆存档的《康平县公署》民国档案。面对浩瀚的资料,我正为写什么而冥思苦想,此时,灵光一闪,何不写写档案里的禁烟禁毒。

念及此,眼前幻化出一张烟雾弥漫的“大网”,笼罩着民国时的康平大地,瘦骨嶙峋的康平人横躺竖卧地在吞云吐雾,心中瞬间生起一丝怜悯。

“不见阿芙蓉,家家鬼节临”“鬼灯队队散秋萤,落魄参军泪眼荧”,烟枪中升起的一缕缕黄色烟雾,纷乱了民国社会。

翻阅档案,一如翻开我们先人泛黄的黑白老照片,满载旧时光的味道。翻阅档案,拾起的都是一个个碎片记忆,但我知道,每一个极其微小的碎片,都可能潜藏着一个丰腴的过去。

康平已有史料没有一笔是关乎民国禁毒的,档案中涉毒文件又都是碎片记录,因而要解析这些涉毒文件,我只能从宏伟的历史大背景中去破解。于是,我捕捉有关烟毒的碎影,穷尽所知所学,力图通过宏大的历史背景去粘合解析这些黑白片段,给大家带来一个鲜活的彩色过往。

档案中的涉毒文件是从1921年开始出现的,涉毒档案时期(1921-1932年),正是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统治东北时期,因而他们父子对烟毒的态度,决定了康平县公署(政府)的烟毒政令,进而决定了康平大地的烟毒风气。

档案中关乎张作霖时代的禁毒文件只有十多个,而1928年下半年以后关乎张学良时代的禁毒文件则骤然增多,数以千计。妄自揣度一下,是有文化的张少帅比草莽出身的张大帅更注重档案整理吗?

张作霖时代康平多数时候执行的是严禁政令,只在张作霖生命的最后一年多时间里是解禁的。

到了张学良时代,掀起了严禁烟毒的风暴。汪洋而来的档案信息令人兴奋,虽然依旧是一个个的碎片记录,但这是和碎金渣一样珍贵的历史留存,我们可以通过众多碎片的粘合,还原康平的民国禁毒史。

档案中的涉毒文件虽多,却是有规律可寻的,不外乎几大方面:禁吸、禁售、禁种、解禁、戒毒、烟赌共生、烟匪同生、官员涉毒、民众拒毒、国际禁毒、拒毒英雄,还有缉拿烟犯的猛人等,每个大方面都触发了很多精彩的档案故事和历史故事,也揭示出了民国时期康平禁毒的演变脉络。

本文前两部分是关乎张作霖时代的,其余都是关乎张学良时代的。

历史有生气,档案会说话,让我们请档案说说它的深处到底埋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事件,多少与我们切切相关的人物,又映射出怎样的康平禁毒史话。

大幕已开,请随档案一起走进黄烟弥漫的民国,细细打量康平民国深处的禁烟禁毒。

暗夜微光:国际干预下的严禁

应对国际干预

19卷档案文件:


1、唐在复、顾维钧、王罷惠为对于禁烟公约第十五条之规定加入请一律注意事的布告,发文时间1921年10月。 2、行政院议决案第五节规定,发文时间1921年11月。

**个文件是唐在复、顾维钧、王罷惠联合发表的布告:国际禁烟委员会印发《禁烟书册》发放给各国,督促各国限期答复禁烟工作情况。1921年国际禁烟委员会召开国际联合会议,宣布在《国际禁烟公约》中,特殊加入一条督查中国派政府官员禁烟的提示。

中国政府将布告传达全国,康平县也接收、张贴了布告。

第二个文件主要内容:国际禁烟联合会议期间,中国政府对中国行政院议决案第五节规定进行陈述。从文件内容可以得到如下信息:国际禁烟会议谴责中国政府禁烟不给力,报告情况不详细。中国代表陈述说,中国政府已经层层派出勘查官员到各地调查烟毒情况,国际联合会可以进行监督。

两条档案内容说明,中国政府允许中国烟毒情况予以国际监督,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中国政府尽力完善国内禁毒工作。

在信息不发达的时代,即使天高皇帝远的康平县公署也在收发传达国际禁烟公文,接收国内外禁烟信息,充分彰显了国际禁烟运动对中国社会的普遍影响。

开启国际禁烟合作

档案既然掀开了国际禁烟运动的一角,我们就索性彻底掀开,了解一下国际联合禁烟运动在中国的发生发展。

鸦片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名称,如唐朝人诗中的米囊、明朝人笔下的黑香、阿拉伯人口中的阿芙蓉等。尽管名字曼丽,但是,最终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却是共同的:大烟、烟土、毒品!


鸦片

鸦片,把中国人害惨了。500年前,鸦片通过爪哇传到中国。中国近代以“鸦片”命名的世界性侵略战争就有两次。战后,国门洞开,鸦片大肆泛滥,到民国时期,举国上下几近无死角,无处不被鸦片充斥。

诸位也许要问,毒品的危害这么显而易见,民国统治者个个都甘愿自己的民族败落,同胞被摧残吗?

非也!

公平地讲,民国的每一届政府都下发了禁烟禁毒政令,只是执行得如何,那是另一回事。

鸦片的泛滥如同难以控制的洪流,无情地流经世界各地,一如当今席卷全球的新冠疫病,绝非一国一地的灾难,需要世界各国携手禁绝。

国际上,鸦片在远东的倾销导致一些西方国家鸦片成灾,比如,鸦片在美国、菲律宾等国四处漫延。1906年,美国提议召开一次国际性禁烟会议。

如果你去过上海,如果你走在上海外滩,有一幢六层百年老建筑一定会落入你的眼底,这就是和平饭店。这座高大富丽的英式建筑,庄重、严肃,艺术装饰感强烈。1906年,新楼建成伊始,就成为上海顶级酒楼,约30米高,是彼时外滩最高的建筑。酒楼落成后两年后,就迎来了一件大事,1909年2月,**次国际禁烟会议又称万国禁烟大会在这里召开,中国开始了与国际社会的禁毒合作。

而今,百年已过,铅华尽洗,和平饭店依然光彩迷人。无论它后来途经多少故事,万国禁烟会议永远是它的骄傲,因为国际联合禁烟运动的序曲在这里奏响。

1912年,国际海牙禁毒会议通过了**个《国际禁烟公约》。康平这组1921年的档案中提到的《国际禁烟公约》,就是指多次完善后的《国际禁烟公约》。

无论如何,与国际社会的禁毒合作,传递了大爱,自带温度,会让我们深爱这个世界,深信一切都会向好发展。

张作霖严禁

1921年这次国际禁烟会议的决议规定,如果中国政府检查不严,烟毒继续扩散,将履行“照约赔款”。

张作霖和当时的众多当权者一样,有吸食鸦片的不良嗜好,但是,他出身绿林,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哪样不明白?他深知抽大烟的坏处,知道被鸦片荼毒的清王朝曾苦不堪言的叹息:“数十年之后,中原几无可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所以,他一直约束自己的部队不许抽大烟:妈了巴子的,把队伍抽成“病秧子”,咋入关打仗?老子还想带你们入主中原呢!

此时,面对汹涌而至的国际干预,张作霖多聪明呀,能让外国人抓住把柄吗?

不能啊!

1120卷档案文件:

奉天省长公署为限两月内一律禁绝吸食鸦片全省各界大小官吏在公人员一律遵照如有沾染嗜好者务须依限戒除倘仍有任意吸食者一经查出即撤革并依律严惩事给康平县公署的快邮代电(档案中目录均没有标点符号,为保持原貌,本文引用目录时,均未添加标点——作者注),发文时间1926年5月11日。

文件内容是:以往,军界吸食鸦片者,已经饬令禁绝;现在,又听闻政、警、法界官吏沾染恶习者极多,长此以往,如何成为人民表率,必将造成违法废职行为的泛滥。限令两个月内,全省各界大小官吏、在公人员禁绝吸食鸦片,逾期不戒者,一经查出,即剥夺公职并依律严惩。

由此可见,张作霖统治下的政府禁绝鸦片的恶习是涉及社会各界的,而军队禁毒实行得更早。

在张作霖的主持下,颁布了《奉天省禁烟法令》。禁烟采用的办法有四种:一、省里派专员到种烟区域查验;二责成中东铁路线驻扎军警抽查种烟户,弄明白大烟籽、烟土的来龙去脉;三、禁烟法令生效后,立即在种烟区域分段严查,在哪段发现种植烟苗的,追查哪段的专员责任;四、发现有军警包庇种烟户等行为的,一律按照军法处置。

康平实行的也是奉天省出台的禁烟法令,其中还规定了对烟犯的处罚办法。定罪很严,有三个标准:有烟具或者贩卖30两以上的,定一等罪;没烟具或者贩卖10两以下的,定二等罪;吸食鸦片成瘾或者打吗啡的,定三等罪。

刑罚的规定很有趣,重刑基础上,竟然用抽签的方式决定刑期,甚至生死。在司法公堂上,审判官预备法签10支,够一等罪的10人,过来抽签。抽到死刑的处死刑,其余9人处10年徒刑。

不得不感慨下,死刑和10年徒刑相比,实在差别太大。那些抽到死签的,有人甚至当堂痛哭,哭自己不幸的命运,无法接受同等犯罪只有他一人孤单赴死的残酷现实。

我默哀一下,为民国那些给禁烟“埋大单”的死刑犯们。

够二等罪的,满10人也过来抽签,抽到20年徒刑的,判20年,其余9人判3年徒刑,这差距也不是一般的大。

对于生长在法制社会的我们来说,抽签判决太小儿科了,像游戏,颇带几分滑稽。可对于当事人来说,可笑不起来,他们看到的是冰冷的重刑,相当于当今社会的严打,是非常时期的非常处罚,为的是杀鸡儆猴,让人望大烟而却步。

受奉天省管辖,此间,康平一直保持了严禁态势。张作霖时代,北洋军阀连年混战,竞相纵毒,而他在统治东北期间,基本上实行禁烟政策。在他严禁的政令下,康平域内也都是严厉禁烟的。

需要说的是,奉军出身绿林,成分复杂,私吸、私贩、抢夺私烟等层出不断,根本无法禁绝。军中高层也是丑闻迭出,张作霖的把兄弟汤玉麟,就以贩运烟土著称;他的部将张宗昌因为人多枪多,竟然公开用种植和贩卖鸦片供应军饷,同时供养众多姨太太,引起国内外舆论哗然,曾让张作霖的处境十分尴尬。如此状况,政令怎能不显得外紧内松?

那时候,黑、吉两省偏僻地方仍有人种植烟苗,但是奉天省私种者几乎没有,康平禁烟形势基本良好,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1927年。

康平档案中的国际禁烟运动,是禁毒浪潮中翻起的一小朵浪花、流过的一小曲清流,是我们在暗夜中看到的一小束微光,苏醒了国人的拒毒意识。

而今,透过静静的档案墨迹,我似乎还能隐约听到国内外禁毒的正义呼喊。

选自康平文史资料总第二十三辑《追寻历史的足迹——民国档案中的康平》

作者简介:陈雅琴,沈阳市作协会员,曾在省、市出版社发表党史文章、论文多篇。业余期间从事文学创作,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出版中共康平县解放战争时期简史《烽火三年》。

你若喜欢,请点个在看

网站声明

本站(本页“#【康平民国档案】黄烟起处暗长空(一)作者:陈雅琴 - 2022-04-09 20:04:03”)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只是整理录入。如果有内容侵权或者其他纠纷,请联系我们给与更正处理。


热点搜索

奥运会 奥运 东京奥运会 东京奥运 张作霖 康平

相关阅读

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