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平民国档案】 农科职业学校的实习地风波

【康平民国档案】 农科职业学校的实习地风波

民国十四年(1925年)开始,农科职业学校和县立初级中学并在一处,棉科学生则并入高小。

民国十五年(1926年),县立农科职业学校校长兼县立初级中学校长张厚,想在这一年不招蚕桑科,改招园艺科。他考虑的是,蚕桑业在康平不是主要产业,康平更需要果蔬方面的人才,而且招园艺科,也不违反新学制的要求。经费还用蚕桑科的那部分就行,只是有一点,园艺科需要学生实习地,现在的农科职业学校没有这块地方,这需要县教育公所和县公署经济上的支持。他反复考虑,又和学校的老师们多次探讨。

1月21日,这一天正赶上大寒节气,一年中最冷的时节,但张校长的心是热的。他提起手中的笔,给县教育公所所长杨森林写了公函。他带着对教育事业执着、对家乡康平的热爱,在文中说明了停招蚕桑科改招园艺科的目的和意义。而园艺科确实需要一处实习地两日(二十亩——作者注)。实习地的地点**是在县街附近,这样方便学生实习。按照当时价格,大概是一千四五百元。他给出了建议,在亩捐一成存款中提用一千五百元购置实习用地。

放下笔,他冒着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带着满腔希望来到了县教育公所。公函他要亲手交给杨所长,当面和所长汇报一下。

杨森林所长对康平的教育事业倾注着全部心血,他看着张厚冻得通红的鼻尖,鬓角和眉毛上挂着的白霜,赶紧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听完张厚的汇报,杨所长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鼓励张厚,支持张厚。康平能在动荡的民国时期发展教育,离不开这些热血的教育界人士。杨森林所长和张厚校长都以为,这样一个利民、利县的好事,很快就能批复下来,在开学之前,实习地的事必能办妥。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次心急,让一件好事大费周章,整整用了七个月。在辽宁省档案馆所存的康平公署档案部分,关于农科职业学校购买实习地的文件就达三十一件之多!

杨所长有干劲儿,更细心。他要全面考虑,要调查研究其可行性。做了大量的工作之后,转眼就来到了2月7日,也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五。俗话说,“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他顾不得迎接新年的到来,他更想迎接康平园艺科新生的到来,给他们的学习创造更好的条件。天儿可真冷啊,北风在干枯的树梢上打着响哨,大街上卖年货的和买年货的都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缩脖子端腔冻得嘶嘶呵呵。杨所长心里着急,大街上的热闹他看不到似的,到县公署的时候,鼻尖上还渗着细密的汗珠。他哈着一嘴的热气,把汇报递交上去,向知事富元说了前前后后的情况,也表达了迫切的愿望。因为,耽误不得,马上就要开学了。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不只是老百姓家家户户,县里也有一大摊子事儿要做。富元知事是勤于政事的,春节一过,他就把这事排上了日程。康平县公署向省教育厅打了报告。3月12日,正月二十八,康平公署给县教育公所复函:要等一等省教育厅和省财政厅的意见。瞧这意思,县公署是同意的,知事富元也是支持的。

省教育厅的回复到康平后,知事富元没有耽搁,马上就给教育公所去函:省教育厅说了,蚕桑科改园艺科可行,购置实习地亦属正当。但款项由亩捐项下动支,需要等省财政厅的批复。

杨所长笑了,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连夜起草了给农科职业学校的函,第二天一大早就发了出去,通知他们可以招园艺科了。只是钱的事儿还得等几天。他们商量了一下,学生先开学。

对杨所长和张校长来说,一天一天过得可真慢。再慢,日子也会向前。好消息终于来了,5月4日,康平县公署给他们发来了消息,款项的事儿,准了!购置实习地的钱在民国十四年(1925年)亩捐项下提成存款内动支一千四百元。

这消息真是让人高兴!杨所长嘱咐张校长马上办理。5月5日,张厚马不停蹄,找到想卖地的人家和中人。其实张校长再三比较之后,早早就选中了县街附近杨喜田家的一块地,和他们打好了招呼。这块地好啊,熟土,离学校又近,最适合不过了。

张厚和杨森林沟通了情况。5月6日,也说不准是天儿暖和了,穿得不那么厚了,还是杨所长逢了喜事,精神爽了,在县公署汇报的时候,知事大人笑他说话的调门都比平时高。实习地看妥之后要立文契,还要到县公署更名、盖印,所有材料需由县教育公所保管,要办的事儿还挺多呢。

杨所长又跑到县公署,图领(收款凭条——作者注)已经写好了得送去,买地要给钱哪。

等了几天,县公署给教育公所回复如下:“……俟将地亩购置妥时,复经本署派员立订契约,后再行发给价款也。图 领发 还……”

隐隐的,好像有那么丁点不顺当,一手钱一手货的想法泡汤了。张校长只好先去找中人,和杨喜田商量商量,能不能先把地定妥,等县公署来人签立契约,最后给钱。杨喜田也是侃快人儿,同意先立契后交钱。只是喜田提出了两点要求:**点,这块地不是正好两日,而是多出六亩,要整块地一起出售。“那六亩剩下了,我卖谁去?”喜田说的是实话。第二点,杨家要当场立文契。张校长琢磨来琢磨去,多了六亩,喜田说的在情在理,二十六亩地杨家要价一千八百三十元,并不高。再加上给中人二十元,一共是一千八百五十元,超过原计划四百五十元。回头和杨所长说说,这四百五十元县里应该能拿。张校长脑袋一热,觉得事情拖了几个月,杨家没搭拢别家,再说早已经开学了,县里也同意买地,写文契就写文契吧,早早晚晚都是这回事。人们往往如此,越是接近成功,越容易沉不住气。

5月18日,杨所长再次来到县公署,带着公函和文契,希望县里加拔四百五十元,把文契盖印发还,回去存档。富知事没有马上答复,脸上带着微笑把杨所长打发回来了。

富知事很较真儿,在5月25日的复文中说,本来省财政厅已经允准列支了,没想到农科职业学校现在购置实习用地既没通知县署,又没有函知县教育公所,就私自订了契约,并且事先也没有呈文或者当面说明超过的钱数,没办法核销。把地契原物发还,务求地价和原来估定的数目相符。

事情难办了。杨所长和张校长的心里都有些堵得慌,张校长更是后悔加愧疚。难办也得办,还得按县署要求办。张校长思来想去,**是能把多出的那四百五十元钱折成地亩退回给杨家。他硬着头皮找来中人和杨喜田,千求万恳,据实说明。中人相信张校长的为人,看他实在为难,跟着劝杨喜田。喜田坚决不同意,文契已经写了,怎么能反悔呢?再说,退回这几亩地,还怎么卖?卖给谁去?

工作是做不通了,出尔反尔是咱们自己理亏,人家喜田说得在理,张厚还得想辙。5月28日,他给杨所长写了一道函。把头一天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自己捅的娄子自己想办法圆上,他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超出的四百五十元由地方公款先行借垫,缓至年底或明年开春,实习地就能有收成了,可以用这部分出产分期补还。请求县里同意原文契有效。

照理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当天杨所长就给县公署报了过去。为了这块实习地,杨森林的腿快跑断了。

接着等……杨喜田那边催着张校长快些付款。张校长也着急啊。他写了图领,又找杨所长去了。


▲县立农科职业学校校长张厚写的图领

杨所长6月7日去了县公署,找到知事大人:怎么办,杨家催款特别急。知事大人很是通情达理;既然出主坚不许可,地买就买了吧。只是——多出的这四百五十元,由公款垫付,不行!这笔钱还是由张校长和杨所长自己想办法筹垫吧。原来说好的一千四百元正常支付。

6月18日,杨所长在县公署办妥了手续,原来写的文契上也加盖了印章,他亲自写了图领,拿到了一千四百元买地款。

钱不够啊,那四百五十元怎么办?张厚校长与杨森林所长想尽了所有的可能,也没地方筹措去。张校长只好又给杨所长递交了一份呈文,情真意切,还是请求由地方公款暂时垫付,等实习地有了产出,便能还上。他觉得自己的心急莽撞,给杨所长造成了大麻烦。

杨所长一点儿埋怨张厚的意思都没有,张校长也是一心为公。这天晚上,县教育公所并不明亮的灯光照着他已经白了的鬓角,他在给知事大人的文中说,现在所里的教育经费没有结余,而自己又是外县的,想额外筹款实在是没有能力了。能不能采纳张厚校长的提议,用实习地的出产补还超出部分的地价。

四百五十元钱一直没有筹到。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这二十六亩地原在杨喜田名下,杨家每年要向福安地局交地租的。福安地局已经向杨家催要了。现在地已经卖给学校,属于公产,应该在杨喜田名下注销,同时免了农科职业学校的租赋捐饷。如果不能在杨喜田名下注销或者不免去学校的租赋捐饷,岂不是雪上加霜?

时间又一天一天过去,那四百五十元还是没有着落。杨家也着急,不断地催要。张厚又想了一个解决办法,能不能用亩捐生息项下款提用四百五十元?

杨所长和张校长还得跑,跑,跑……

7月30日,县署回复,地租已经告诉旗地局注销了,并且知事大人说,那四百五十元本来让你们自己筹办,但你们说没办法,又一再恳求由地方存款项下动支,考虑到你们也是为康平办农业,为康平办教育,就同意了吧。

7月31日,杨所长怀着激动的心情给县立农科职业学校去函:地租注销了!四百五十元同意支付了!

选自康平文史资料总第二十三辑《追寻历史的足迹——民国档案中的康平》


作者简介

郑直,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音乐文学学会理事,辽宁省诗词学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康平县历史暨辽金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出版诗集《我的草木我的湖》,微信公众号“慢文字”主编。

你若喜欢,请点个在看

网站声明

本站(本页“#【康平民国档案】 农科职业学校的实习地风波 - 2022-03-29 02:32:57”)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只是整理录入。如果有内容侵权或者其他纠纷,请联系我们给与更正处理。


热点搜索

农科 康平 实习地 张厚 杨森林 学校

相关阅读

中国新闻网